Search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Start main content

「疫」戰中的他和她 · 最終章

「疫」戰中的他和她 · 最終章

https://www.med.cuhk.edu.hk/covid-19/hear-from-our-frontline-staff/story-9-isolated-ward-fighter
https://www.med.cuhk.edu.hk/covid-19/hear-from-our-frontline-staff/story-9-isolated-ward-fighter

疫戰中的他和她...最終章

傳承:老鬼當前鋒 後輩做教練

 

Thank you card from patient


親王醫院內科及藥物治療科部門主管周啟明醫生(KM)最初組成Dirty Team時,考慮的不止是同事的年資和專長。家中兒子在4月生日的同事,KM會勸他不用急於落場應戰,應先好好和孩子慶生;有剛為人父的醫生主動舉手加入,KM又會提醒他應留在家中幫助太太照顧寶寶,勸他繼續在Clean Team服務。幾經思量,行醫25年的KM決定由自己充當隊中前鋒,分擔前線工作, 比他年資淺的醫生反成為教練。結果,他們彼此扶持,互相偷師。
 

「專門接收和治理懷疑或確診感染新型肺炎個案的威院Dirty Team,現時由傳染病科、腦科、血液科和腎科等專科醫生組成,成員還包括駐院醫生、實習醫生、護士和各專職人員。領軍的KM要編配隊員住宿和當值時間之餘,也負責巡房和收症,再向他的「教練」匯報,「雖然佢哋嘅年資唔夠我深,但識嘅可能多過我…… 我都要學好多,尤其是傳染病、抗生素點用法,呢啲不嬲都唔係我做開嘅野。」
 

Dr Chow
 
Dr. Alcina KWONG
Isolated ward


2003年沙士疫情站在前線的KM,說當年經驗教他明白如何擔當團隊中的「大佬」,其中,領軍者最重要是懂得謙卑。Dirty Team設有一個Buddy System,不同職級的隊員可以互相提點。有一次KM只戴了個口罩便準備進入病房,一位年輕護士走到他身邊,著他要把眼罩也戴好,「佢仲提我,做唔齊萬一個病人確診,仲畀唔畀我返工好呢?」乖乖戴上眼罩的KM,感謝後輩的提醒,這亦再一次讓他明白同伴間互相支持的重要。


剛考獲專科的張嘉雯醫生認同, Dirty Team的隊友都願意謙卑服侍。本已不需通宵當值的她,現在也分擔on call工作,更由衷佩服各位醫生前輩,落手落腳跟進每位病人,「覺得係大家一齊去打仗,一齊做好件事」。她期望大眾焦點不應集中在Dirty Team,相反,在急症室把關、在深切治療部為病人插喉、甚至乎是在門診和普通病房工作的醫護,以至在實驗室忙於進行快速測試的微生物科同事,同樣重要,「場仗唔係得我哋打,每一個人都好努力。」
   

Isolated ward

 

Isolated ward
   

 

Isolated ward


看到前輩們親力親為,年資較淺的駐院醫生陸詠琳,以及還是實習醫生的王美婷和江嘉愉,心態上也起了變化。陸醫生說這六星期的經驗讓她懂得在團隊中彼此扶持,亦矢志要向傳染病科發展;兩位實習醫生也珍惜這個經歷,學會更全面地治理病人,令她倆的「功力」突飛猛進。

 

擔當Dirty Team工作期間,有部分成員選擇搬到醫院宿舍或在酒店暫住。忙於在前方衝鋒陷陣的KM,想到隊友們「有家歸不得」的困境,又會把前鋒的球衣換回領隊的制服,希望為同事做多一點。所以,在組合Dirty Team每隊成員時,KM也會考慮隊員間如何合作得開心又安心,「如果彼此之間唔熟絡但一齊做會冇咁凝聚,(同事)已經冇咗屋企人Social Support,你一齊返工都希望可以係熟啲嘅,可以呻吓、講吓心事。」
 

GOOGLE
 

無論前鋒,抑或教練,只要各個崗位所作的每個決定都出於為求成就他人,團隊自然可以在場上勇往直前。什麼是「專業精神」、「薪火相傳」,實在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明白,但透過這幾位醫生的分享,你會看得到。
 

GOOGLE
 

疫情雖然未知何時終結,但做好自己本份、彼此守望相助,難關一定會過去。謹此再向每位正守護著我們的醫護及工作人員致敬。
 

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