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 吾生有杏
Press Releases

院長專欄 - 吾生有杏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九)我有一個壞習慣

2015年12月14日
 

現在已是凌晨三時,我還是無心睡眠。自高中時代開始,由於功課繁重,漸漸養成了很晚才睡的習慣。入讀醫學院後,很多同窗稱我為「崇基燈塔」。皆因在深宵時份,漆黑一片的崇基校園中,我還是挑燈夜讀。窗邊的書枱燈便成了黑夜明燈,照着每個夜歸崇基人的身軀。當了醫生後,我這份自少鍛鍊而成的「貓頭鷹功夫」卻讓我捱過「On Call 60小時」的艱辛日子。甚麼是「On Call 60小時」?當年我在伊利沙伯醫院實習,由於人手短缺,每當拍檔放假,我們便要連續on call 24+24+12小時!從此,我明白到「累得要命」是甚麼滋味。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八)預防大腸癌由食藥開始?!
2015年11月30日


自從加工肉被升格為一級致癌物後,很多市民關心是否可透過健康飲食或藥物預防大腸癌,坊間便趁機鼓吹多種防癌的保健食品。聽聞有團體繼成立「控酒大聯盟」後,更積極考慮組織「反紅腸煙肉大聯盟」!相信這些連鎖反應連世衛也始料不及。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七) 我的致癌早餐
2015年11月16日
 

昨天我出席大學的校務會議。大清早上,我跑到大學生年代經常光顧的校園快餐店。又再次遇上那位看着我成長的老伙記,我便老實不客氣地說:「鍾叔,一份半生熟煎雙蛋配腸仔和午餐肉,快馬!」 鍾叔猶豫了一會兒,詫異地問:「院長醫生仔,腸仔和午餐肉會致癌,你又是腸胃科大教授,是否最近工作壓力太大,要吃腸仔自尋短見啊?」跟着便呵呵大笑。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六)我為何仍然留在公營醫療機構?
2015年10月26日
 

執筆的這幾天,剛剛是公立醫院的資深醫生為爭取公平待遇而引起社會關注。在遍遍爭議聲中,想起原來自己已在公營醫療機構服務了廿七載。我雖然於九七年轉職到中文大學任教,但從來都沒有離開公立醫院。多年來,我見證了醫管局的成立,觀察到醫療企業管治文化的優劣利弊,也體會著社會對醫生不斷提升的要求和期望。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五)看新加坡,再看香港
2015年10月12日
 

上個月新加坡國立大學邀請我為他們的國際評審委員,目的是評核他們醫學院的教育質素和科研水平,以及為將來發展方向提出建議。評審團的另外兩名委員都是非常重量級的學者,包括加州大學前副校長及倫敦大學生物醫學院院長。我之所以被選為評審委員,相信是因為香港一向是新加坡的學習和競爭對象。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四)人生的新一頁
2015年9月28日
 

上星期六是一個值得懷念的日子:中文大學醫科新生的白袍典禮。我們沒有講究排場,也沒有安排什麼虛榮的儀式。相反我們著重的是那簡單而莊重的表態。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三)醫生,請說一個美麗的謊言
2015年9月14日
 

一個大清早,年輕醫生Jason跑到我的辦公室,問「陳教授,我有一個難題,可以教我怎麼辦嗎﹖」Jason素來是個相當自信的人,他如此一來的提問,想必是一件很棘手的事件。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二)醫生,為何我不想對你坦白?
2015年8月31日
 

這個星期六早上,在病房遇到年輕醫生Jason,見他垂頭喪氣地翻閱病人紀錄。這個小伙子是性情中人,他的表情告訴我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Jason,我可以幫得上嗎﹖」我拍拍他的肩膞。Json抬起頭,「噢!陳院長!」他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我示意他放鬆,於是他繼續說:「還記得那個患有克隆氏症的女學生Annie嗎﹖她昨晚因小腸穿孔入院,現今還在手術室,情況十分嚴重。」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廿一)「為什麼做好醫生如此困難?」
2015年8月17日
 

上星期,一位來自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者在中大醫學院講學,他是全球醫學倫理的權威。經過多年的商討,我們很高興他答應與中大醫學院合辦嶄新的生命倫理課程。當日演講廳座無虛席,大家讚嘆他知識淵博之餘,也不禁認同現今醫學教育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培育一個好醫生。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十)孺子可教
2015年8月3日
 

上星期我帶著醫學生巡病房,見了一位患有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的病人。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九)俯首甘為孺子牛
2015年7月20日
 

過往兩星期,被視為「尖子跳級制」的醫學課程引起教育及醫學界廣泛討論。我收到很多問候和打氣的短訊,當中不少都想知到我對事件的感想。我衷心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和支持的同時,亦很想藉此機會分享一下我在這事件上的反思。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八)學醫無捷徑
2015年7月6日
 

上星期我向傳媒朋友介紹中大醫學院在2015/16年的課程,包括引入「生命倫理」和「專業精神」兩個必修科目,以及讓文憑試成績優異的學生選擇直接修讀醫學院二年級課程。

想不到這些創新的教育理念卻惹來質疑和誤會。雖令我感到嘆息,但同時亦欣慶大家藉此機會關注及討論現今醫學教育的意義與實踐。


是走捷徑還是終身學習?

醫學知識博大精深、日新月異,究竟要讀多少年才可以「下山」呢?

以往香港仿效英國實行了幾百年的五年制醫學教育課程,美國則要求有學士學位的人士才可就讀四年制的醫學課程。這三個地方的醫學教育各有特色,多年來均人才輩出,成績有目共睹。這正好說明了驕人的醫學成就不在乎是推行了四年、五年還是六年的學制,而在於如何透過有效的課程設計幫助學生鍛煉思考和分析力、栽培仁者的品格,以及養成終身學習的態度。


三三四對醫學教育的影響

隨着香港於2012年實行了三三四的教育制度,醫學課程亦由五年變成六年。究竟大學應該如何善用這新增的一年呢?

當年這個問題曾引起很多爭辯﹕有些人主張把五年課程攤分六年學習;另一些人卻建議把第一年安排為Foundation year(主要修習語文、通識、自然科學、體育等),而保留原有五年制的核心課程於第二至第六年。

經過反覆思量,深入討論,以及本着學生及病人為本的宗旨,中大醫學院最終採用了Foundation year加上行之有效的五年(即第二至第六年)醫學課程,而此課程設計參照牛津和劍橋的醫學院課程。


是教育還是職業先修?

醫學教育絕非職業先修訓練。中大醫學院不是一所生產醫療技師的機械工廠。我相信教育應以學生為本,必須因應學生的能力、興趣和抱負讓他們一展所長。

基於這個信念,我們把本來一式一樣的醫學課程變成四個可供選擇的組別﹕Original programme、Direct Entry to Year 2(修讀第二年)及GPS(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組別),讓學生享有選擇的彈性。


全人教育培養好醫生

有人可能會質疑這是否變相的「精英班」、「走捷徑」及違反了三三四的規範。

首先,這四個組別的核心醫學課程都是一樣的,完全符合本地訓練醫學生的要求。培訓出來的醫生在知識及能力上不會有所分別,根本不存在走捷徑或濃縮版本的問題。

第二,入學成績特別優異的同學素來都獲得大學豁免Foundation year的某些科目,如語文、部分通識、部分自然科學等。因此,這些同學可以選擇留在Foundation year享受大學生活,或是直接修讀第二年的核心醫學課程。選擇後者的同學,我鼓勵他們利用多出來的一年去積極參與研究、社會服務、或海外人道救援工作。

今年我們醫學院有幾位同學遠赴耶魯、牛津及倫敦大學帝國學院實習,也有同學打算花一年時間到非洲體驗人道救援工作。這些寶貴經驗正是我盼望這群「尖子」要努力爭取的。因為我們香港未來正正需要一班對醫學研究有興趣、對窮病疾苦有承擔的仁醫。要成為未來的醫學領袖便要自小養成僕人的心態去服侍人,這也是我引入「生命倫理」及「醫學專業」兩科為必修科目的原因。

教育本身就應是百花齊放。正正是醫生工作人命攸關,從事醫學教育者更需與時並進、不斷求變,同時以學生的需要及心志因材施教,以遠大無私的眼光去幫助他們各展所長。作為委身教育的醫者,我非常樂意聆聽及廣納不同的理念,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社會栽培新一代傑出兼有承擔的仁醫,以為病人之福。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七)又到了父親節
2015年6月22日

下筆的此刻,還有數天便是父親節。今年跟以往很不一樣,因為我已再沒有機會為爸爸慶祝了……還記得以前我們總是一家人跑到外面吃一頓晚飯慶祝。其實每年安排父親節的晚飯都好不容易,遇上餐館特別好生意的話,連晚飯也要分上、中、下場。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六)醫學教育出了問題?!
2015年6月8日
 

上月,我應邀到美國參加一個全美醫學教育論壇。席上一位哈佛教授播放了一輯短片,內容是有關哈佛醫學院的一位畢業生向病人問診期間出現的問題。這學生從不與病人有眼神接觸,滿口都是病人聽不懂的醫學名詞,把求診者視為「病症」而不是「病人」。參與論壇的教育家無不咋舌,席上不少院長及教授均承認這問題在美國其實相當普遍。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五)孩子,我會在醫學院等你
2015年5月18日

上星期我應邀到一所小學,與一羣小四至小六的學生對話。這小學並不是甚麼名聲顯赫的學校,校舍坐落於一個舊區的街市旁邊。從表面看來,這小學细小而不起眼,既沒有泳池或足球場,也沒有配備甚麼先進科技的教材和設施。或者在許多人的心目中,這些小朋友並不是贏在起跑綫的一群,但和他們一席相處和對話後,卻令我對他們,甚至我們的下一代另眼相看。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四)那夜我跟女兒做功課
2015年5月4日

過去一個月總是風塵僕僕,逗留多倫多大學不足24小時便飛去德國,拜訪了四所顯赫有名的醫學院,與他們訂下科研及交換學生的合作計劃。回港不足兩天又應邀到韓國講學,星期日才回港,翌日便返回院長室繼續工作。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三)一個人,再上征途
2015年4月20日

數天前我為爸爸辦了一個簡單而莊嚴的葬禮。當我站在火葬台旁,按動那電掣,爸爸的棺木便垂垂下降,彷彿他在人世間的一切隨即灰飛煙滅。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二)此別,一去不返
2015年4月6日

疾病,狠狠地把我爸爸折磨了十年。終於兩星期前,我爸爸離開了這個世界。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一)我的爸爸病了
2015年3月23日

今天是星期一,剛在醫院探望病重的父親。帶著沉重的腳步,紅腫的雙眼,晚上11時多才回到家。返家後才記起自己尚未吃晚飯。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十)一個來自鄉鎮的病人 
2015年3月9日

約兩個月前,有一位來自內地某鄉鎮的胃癌病人求醫。我素來沒有在內地診症,是病人在香港的親戚建議她找我的。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九)﹕院長醫生的當年今日
2015年2月23日

這個星期六早上,剛帶完一組醫學生臨實習,便匆匆趕往香港仔的香港醫學專科學院(HK Academy of Medicine,以下簡稱「醫專」)參加一個醫學教育論譠。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八):5 年8 次照大腸?!
2015年2月9日

每個星期三下午我都會見一些從外面轉介過來的病人。這天一位年約30歲的年輕女士因為擔心患有大腸癌來求診。病人還未坐下,她焦急的母親已把多「袋」化驗報告展示在我面前。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七):當醫生變成病人
2015年1月26日

一天早上剛踏進病房,見習醫生Jeff便急不及待對我說:「陳教授,昨天有一個七十多歲的阿伯因急性肝炎入院。 哎呀,他真不好惹!整日不斷地投訴,他還說你是他的學生!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六):假如讓我再來一次。。。
2015年1月12日

這個星期五的腸胃科專科門診比平日更繁忙。碰上專科考試臨近,多位同事都希望盡快清理輪候的病人,好爭取時間温習。正因如此,年青醫生Jason 跟一位病人弄得有些不愉快。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五):醫生,你認為甚麼是最重要?
2014年12月29日

當了醫學院院長,我經常被邀請到各大醫院作為顧問醫生(consultant)的評選委員。晉升為consultant絕非容易,候選人不單要具備豐富的臨床經驗,也需要相當的行政才能及領袖潛質。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四):醫生仔,我可以再走路了!
2014年12月15日

今早回到辦公室,桌上放了一盒像是生日蛋糕的東西。盒上寫着:「醫生仔,我可以再走路了,不用再吃止痛药啦!」我打開盒子,發現内裡原來是一個用摺紙和膠珠自製的 蛋榚模型。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三):爸爸要走了
2014年12月1日

又是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剛帶完了一組醫科生實習,便從病房返回院長辦公室。

很累,真的很累!剛剛凌晨三時才跑回醫院做緊急胃鏡手術。一名約四十歲的男病人不幸患上末期肝癌,並出現急性食道出血。這已是他過去一星期內第三次食道出血了。清晨時我花了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才給他止了血。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
2014年11月17日

幾個月前的一個星期六早上,我如常帶著幾個五年級醫科生作臨床實習。在病房的一個角落,見到一位廿來歲的少女神情落寞地躺著,雖有外衣遮蔽,隱約也察覺到她腋下插著一條膠管,連接到床邊一組引流瓶。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一)
2014年11月10日

當上醫學院院長差不多有一年了(其實2013那整整一年並不計算在內,因為我當時只是暫任院長)。我本來要跟醫學教授這個名字說聲再見,因為根據那一份「院長合約」,我其實是不需要教學、科研和醫治病人的。但若然我真的完全跟從合約去做的話,恐怕有一天我會變成一具管理機器!所以我堅持要教醫學生、繼續做研究、醫治病人,甚至參與腸胃科團隊的24小時緊急內視鏡治療小組。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未來醫學發展的挑戰
2014年11月3日


上星期我提到,未來醫學發展的大趨勢將會是基因醫學及個人化醫學。這個大潮流的好處是醫生先了解各人不同的需要,再來為病人度身制訂一套治療及監察方案,讓患者及早接受針對性治療。既可以增加治療成效,也可減低發病機會。這個未來醫學發展的藍圖確實令人期待和雀躍。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個人化醫學
2014年10月27日


很多人都想知,為何他吃那麼多還是很瘦,但我只吃一點點卻肥的要穿大碼。又試過有人問,他的親友患上了癌症,主診醫生卻不提議進行標靶治療。「標靶治療」不是醫治癌症最有效的方法嗎?

原來以上問題的答案,都源於我們的基因。在你和我的身體都有30億個基因密碼,影響著我們的高矮肥瘦、我們對某種藥物有沒有反應、對某些傳染病會否特別容易感染等。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向「無言老師」致敬
2014年10月20日


每年大學的開放日,我們的解剖室都會擠得水泄不通,學生、家長和公眾人士都很有興趣一睹解剖室是什麼模樣。

解剖學是醫學課程的必修科目。在解剖遺體的過程中,我們讓醫科生認識人體的結構,也讓他們明白對生命應抱尊重的態度。這對培育未來良醫極為重要。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阿士匹靈 良藥還是毒藥?
2014年10月13日

一直以來,阿士匹靈(Aspirin)是預防及治療冠心病、中風的重要藥物。它的作用是保持血管暢通,醫學研究已確認阿士匹靈可降低冠心病及中風的發病或死亡率。近年更有研究指出長期服用阿士匹靈可以減低多種癌症(如結腸癌)的發病及死亡風險。根據一項調查,每兩個四十歲以上的美國男士便有一個服用阿士匹靈,它往往被視為另類維他命丸。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胃痛有冇得醫?!
2014年10月6日

「醫生,為什麼我的胃炎總是醫不好?」
身為腸胃科專科醫生,這是我行醫二十多年來病人經常求診的原因。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我肚痛是精神病?!
2014年9月22日

記得兩年前第一次見她時,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竟是﹕「醫生,你一定會以為我有精神病,但我真的覺得很不舒服……」令我完全摸不著頭腦。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白袍典禮 醫者承諾
2014年9月8日

剛過去的星期六,是一個非常難忘及重要的日子,因為是中大醫學院第一次為醫科新生舉辦白袍典禮。二百多名學生在親友、師長的見證下,由教授們為他們穿起白袍,並莊嚴的宣誓,立志成為好醫生。那一刻,我心情真的很激動。

(按此詳閱)

 
吾生有杏﹕習醫所為何事?
2014年9月1日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是我第一次執筆寫專欄,很高興有這個小天地讓我分享教學、行醫及研究的感受。

(按此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