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Start main content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for this page
Filter by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二十一):直到世界的盡頭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二十一):直到世界的盡頭

農曆新年,我沒有趁着假期跑到外地旅遊,閒來無事,便到戲院看電影,偶爾發現一齣20多年前我深愛的日本漫畫竟然搬上大銀幕。原本我只是抱着重拾當年回憶的心態去觀賞這齣電影,事隔多年,這名漫畫家竟然令我喜出望外,因為電影裏包含着很多值得令人反思的道理。

EXPLORE MORE
院長醫生周記外傳 (八):生命影響生命

院長醫生周記外傳 (八):生命影響生命

上星期我參加了一個醫學教育論壇,目的是討論如何栽培下一代醫生。這是一個重要且迫切的問題,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長期缺乏醫生,雖然過往幾年已不斷增加學位,可是培養一個醫科新生成為剛剛合資格的專科醫生需要十三年。而未來的日子,無論在醫學知識、科技、社會環境以至醫療政策將會有頗多改變。究竟我們如何因應這些因素而修改醫學培訓策略實在是一項莫大的挑戰。

EXPLORE MORE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二十)文化沙漠?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二十)文化沙漠?

剛剛過去的聖誕及新年,不少人急不及待跑到海外度假,而我卻選擇留在復常的香港。雖然經歷過往幾年的艱難日子,這個地方還有很多迷人之處。 上星期我有幸被邀請到尖沙嘴的香港藝術館(Hong Kong Museum of Art)。由於平日工作繁忙,我已遺忘了這個地方。再次重臨香港藝術館,才知道它於2015年中閉館4年翻新及擴建,直到2019年底才重新開放。

EXPLORE MORE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一十九)香港可成為新藥研發中心嗎?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一十九)香港可成為新藥研發中心嗎?

執筆當日,正是政府公布《香港創新科技發展藍圖》。一方面我為着政府決意把香港打造成國際創科中心感到欣喜,另一方面我卻體會到困難重重,要落地並非單靠口號,如何避免資源錯配,還有一段漫長道路。

EXPLORE MORE
院長醫生周記外傳 (七):什麼是痛?

院長醫生周記外傳 (七):什麼是痛?

「足足捱了五年,我終於可以吞嚥而不覺得痛楚!太感激你們了!」一位五十多歲的病人向我們敘述他過去幾年駭人聽聞的經歷。 這天(12月16日)是中大醫學院洪克協痛症研究所暨中大醫院洪克協痛症專科診所開幕典禮。其實這個針對痛症的科研及治療中心已運作了一年多,只是疫情把開幕典禮一再推遲,而這位病人便是此中心的一位受惠者。 大約五年前王先生 (佯稱) 與太太旅行回港後不久,便發覺吞嚥的時候出現陣陣劇痛。「不是每逢進食都會痛,但病發前毫無先兆,一天可以發作二十至三十多次,每次都痛如刀割或似千萬支針刺着咽喉及舌頭,就連飲水都令我痛不欲生。」王先生說到這裏,在他身旁的太太也忍不住流淚。

EXPLORE MORE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一十八)給孩子一個希望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二百一十八)給孩子一個希望

「我的孩子有自閉症……」不少父母為這個問題感到徬徨、焦慮及無助。我雖然不是兒童精神科醫生,但是以下故事卻是一個父親的憶述:Brian(化名)小時候是一個很乖的BB,甚少半夜大叫大哭,所以太太從不需要捱更抵夜去照顧他。當其他小孩子已經懂得叫爸爸媽媽及開始用說話表達自己的需要,Brian只會發出沒有意思的聲音,我們經常要猜他要什麼。他經常自得其樂,獨個兒玩了大半天也不會鬧情緒。Brian到3歲還是不太懂說話,也不願意與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直至Brian到了5歲才被診斷患上自閉症,醫生說沒有藥物可以治療這個情况。如果可以時光倒流,我希望可以早點為Brian及早預防這個問題,究竟是否我們疏忽了什麼?

EXPLORE MORE